经文号:3550经文:王曰:“封,以厥庶民暨厥臣达大家,以厥臣达王惟邦君,汝若恒越曰:‘我有师师、司徒、司马、司空、尹、旅。’
经文号:3551经文:曰:‘予罔厉杀人。’
经文号:3552经文:亦厥君先敬劳,肆徂厥敬劳。
经文号:3553经文:肆往,奸宄、杀人、历人,宥;肆亦见厥君事、戕败人,宥。
经文号:3554经文:王启监,厥乱为民。
经文号:3555经文:曰:‘无胥戕,无胥虐,至于敬寡,至于属妇,合由以容。’
经文号:3556经文:王其效邦君越御事,厥命曷以?
经文号:3557经文:‘引养引恬。’
经文号:3558经文:自古王若兹,监罔攸辟!
经文号:3559经文:“惟曰:若稽田,既勤敷菑,惟其陈修,为厥疆畎。
经文号:3560经文:若作室家,既勤垣墉,惟其涂塈茨。
经文号:3561经文:若作梓材,既勤朴斲,惟其涂丹雘。
经文号:3562经文:今王惟曰:先王既勤用明德,怀为夹,庶邦享作,兄弟方来。
经文号:3563经文:亦既用明德,后式典集,庶邦丕享。
经文号:3564经文:皇天既付中国民越厥疆土于先王,肆王惟德用,和怿先后为迷民,用怿先王受命。
经文号:3565经文:已!
经文号:3566经文:若兹监,惟曰欲至于万年,惟王子子孙孙永保民。”
当前第1页 下一页
返回十三经词汇分析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