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文号:50884经文:告子曰:“性,犹杞柳也,义,犹桮棬也;以人性为仁义,犹以杞柳为桮棬。”
经文号:50885经文:孟子曰:“子能顺杞柳之性而以为桮棬乎?
经文号:50886经文:将戕贼杞柳而后以桮棬也?
经文号:50887经文:如将戕贼杞柳而以为桮棬,则亦将戕贼人以为仁义与?
经文号:50888经文:率天下之人而祸仁义者,必子之言夫!”
经文号:50889经文:告子曰:“性犹湍水也,决诸东方则东流,决诸西方则西流。
经文号:50890经文:人性之无分于善不善也,犹水之无分于东西也。”
经文号:50891经文:孟子曰:“水信无分于东西,无分于上下乎?
经文号:50892经文:人性之善也,犹水之就下也。
经文号:50893经文:人无有不善,水无有不下。
经文号:50894经文:今夫水,搏而跃之,可使过颡;激而行之,可使在山。
经文号:50895经文:是岂水之性哉?
经文号:50896经文:其势则然也。
经文号:50897经文:人之可使为不善,其性亦犹是也。”
经文号:50898经文:告子曰:“生之谓性。”
经文号:50899经文:孟子曰:“生之谓性也,犹白之谓白与?”
经文号:50900经文:曰:“然。”
经文号:50901经文:“白羽之白也,犹白雪之白,白雪之白犹白玉之白欤?”
经文号:50902经文:曰:“然。”
经文号:50903经文:“然则犬之性犹牛之性,牛之性犹人之性与?”
当前第1页 下一页
返回十三经词汇分析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