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文号:49569经文:公孙丑问曰:“夫子当路于齐,管仲、晏子之功,可复许乎?”
经文号:49570经文:孟子曰:“子诚齐人也,知管仲、晏子而已矣。
经文号:49571经文:或问乎曾西曰:‘吾子与子路孰贤?
经文号:49572经文:’曾西蹴然曰:‘吾先子之所畏也。
经文号:49573经文:’曰:‘然则吾子与管仲孰贤?
经文号:49574经文:’曾西艴然不悦,曰:‘尔何曾比予于管仲!
经文号:49575经文:管仲得君如彼其专也,行乎国政如彼其久也,功烈如彼其卑也;尔何曾比予于是?
经文号:49576经文:’”曰:“管仲,曾西之所不为也,而子为我愿之乎?”
经文号:49577经文:曰:“管仲以其君霸,晏子以其君显。
经文号:49578经文:管仲、晏子犹不足为与?”
经文号:49579经文:曰:“以齐王,由反手也。”
经文号:49580经文:曰:“若是,则弟子之惑滋甚。
经文号:49581经文:且以文王之德,百年而后崩,犹未洽于天下;武王、周公继之,然后大行。
经文号:49582经文:今言王若易然,则文王不足法与?”
经文号:49583经文:曰:“文王何可当也!
经文号:49584经文:由汤至于武丁,贤圣之君六七作,天下归殷久矣,久则难变也。
经文号:49585经文:武丁朝诸侯,有天下,犹运之掌也。
经文号:49586经文:纣之去武丁未久也,其故家遗俗,流风善政,犹有存者;又有微子、微仲、王子比干、箕子、胶鬲皆贤人也。
经文号:49587经文:相与辅相之,故久而后失之也。
经文号:49588经文:尺地,莫非其有也;一民,莫非其臣也;然而文王犹方百里起,是以难也。
当前第1页 下一页
返回十三经词汇分析首页